东方赛马

给马用兴奋剂,真的有用吗?
来源:东方赛马 | 作者:KB+花和尚 | 发布时间: 2017-04-26 | 33188 次浏览 | 分享到:
给赛马用禁药“无效”的三个原因

作者:花和尚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转载请点击查看版权声明


前言

2016年,爱尔兰赛马专栏作者凯文布莱克(Kevin Blake)的一篇《让我们聊聊比赛用药》(Let’s Talk About Drugs in Racing)的文章在马圈引起了不小的轰动,观点很独特。


/ATR,凯文布莱克

 

原文有千余字英文,笔者摘出精华部分以飨读者。

 

 



给赛马用药

在体育运动中,由于近年来兴奋剂丑闻频发,部分优秀运动员取得好成绩的同时,观众中总有人怀疑他们使用了兴奋剂。


/AP,被证实服用禁药的自行车运动员兰斯阿姆斯特朗(Lance Armstrong)

 

赛马也不例外,给赛马用药也分合法非法。有使用类固醇(steroid)的丑闻,也有使用(cobalt)的争议。而且检查兴奋剂的最大难点是它的未知”(unknown),无论检查标准多么严格,检查人员/仪器也需要有的放矢、知道要找的违禁药品是什么。


/betfair,纯血赛马

 

因为,策划药(designer drug)的使用加大了侦查难度。策划药是指效果与禁药类似,但是分子结构略有不同的药品,但就这点不同就能让检查手段对其失效。


/Getty Images

 

策划药多用于人类运动员身上,但是赛马比赛奖金如此之高,难保不会有人动歪脑筋。

 

 



为什么用药没太大效果?

1. 愿意用高级禁药的人数少

即使赛马比赛中有人使用这种策划药或其他测不出的兴奋剂,能够接触到这些高级禁药、有能力购买、会正确使用的人是少之又少的。


/isteroids,被证实服用禁药的短跑运动员玛丽安琼斯(Marion Jones)

 

即使真有一小部分人打算这么做,他们里面又有多少人愿意为此牺牲自己的名声、工作和马匹的福利?

 

2. 用禁药牵扯的人员多

此外,退一步讲,真愿意用禁药的人还得信任这条供应链上的其他人,如果后来双方/各方有分歧、用药被抓,那事情会很快败露。

 


/Al Jazeera,给马使用禁药的练马师艾沙朗尼 (Mahmood Al Zarooni)

 

我们可以推测,马圈里愿意冒这么多风险的人是非常少的。

 

3. 遗传学屏障

无论是策划药还是其他未知的兴奋剂,让赛马圈免于禁药满天飞的原因是纯血马的遗传学(the genetics of the Thoroughbred horse)


/George Stubbs,「达利阿拉伯」

 

纯血赛马是人类特别设计、挑选、发展的物种。地球上没有任何一种动物像纯血马这样由人类长期优中选优而出。自纯血马的祖先「达利阿拉伯」(Darley Arabian)开始已有300多年,现在全球95%的纯血马的血统都能追溯到它。从那时起,人们培育纯血马就只注重速度,而从「达利阿拉伯」到2011年的世界马王「范高尔」(Frankel)也不过25代。


/PA,「范高尔」

 

肯定有这么一种可能:在这几百年的迭代中,高度选择育种(selective breeding)的成果已经到达了类似服用兴奋剂的人类运动员的巅峰。

人类在科学、营养学、训练方法还有兴奋剂等方面已经取得巨大突破,但是赛马比赛过去几十年的赛事纪录闲有被打破的情况。

这几百年对纯血马的选择育种,是不是已经让这个物种达到了速度上限


/keyword-suggestions,选择育种

 

与纯血马相比,人类运动员的潜力巨大。一方面是因为人类并不是选择育种出来的,而且近几年才在训练方法、营养学和运动器材等方面有显著提高。

兴奋剂之所以对人类运动员有效,也许是为了弥补缺乏基因定向发展(targeted genetic development)的劣势。

鉴于此,人类运动员的世界纪录一定会被不断打破。


/Huw Evans Picture Agency,英国举行的人马同场耐力赛

 

这观点听起来挺稀奇,甚至有点儿天真,但是这背后是用科学依据的。

例如,尽管合成类固醇(anabolic steroids)红细胞生成素(EPO)和其他违规增血物质(blood-doping substances)已被证明在人类运动员身上很有效,但同样的试验在纯血马身上做了以后,结论最多也就是不确定”(inconclusive),还有许多观点是给马用这些药会有一点好处吗?


/IFHA,国际赛马组织联盟

 

【笔者注】

国际赛马组织联盟(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Horseracing Authorities, IFHA)2013年的年报中写到:

我们的执行委员会(Executive Council)阐明了本机构在控制合成类固醇方面的立场:

1. 国际赛马组织联盟坚决禁止在赛马中使用合成类固醇;

2. 比赛场上场下使用合成类固醇是被禁止的;

3. 国际赛马组织联盟会与各个组织合作,允许此类药物作为治疗药物,但不能挪作他用。但同时,它的使用依然要受到严格的管理和符合最低剂量标准,以免被当做兴奋剂使用。

 

 



结论

为什么给马用这些药没多大用处?

 

纯血赛马本身体内就有大量肌肉,所以合成类固醇这种增肌产品对它们是弊大于利。用增肌产品会打破纯血马本身的运动平衡,还有可能导致受伤和成绩不佳。


/khekian,马匹肌肉

 

而红细胞生成素和氯化钴(cobalt chloride)对人类运动员是有效的,但纯血马本身有增血系统(in-built blood doping system)—脾脏(spleen),所以马在快速奔跑时,脾脏会把大量的红血球带进血管里。

 

当然,无论赛马运动如何对禁药有抵抗力,对赛马用兴奋剂都是一定要禁止的。为了成绩对马动歪脑筋的人是要发现一例处罚一例。


/winnersodds,纯血赛马

 

过去的300年间,纯血马的基因经过了人们不断地、精益求精地筛选和繁育,这才有了我们地球上这独一无二的运动。

当今世界,赛马盛世举世瞩目,偶尔也让人怀疑,所以纯血马行业一定要确保赛事的公正公平。


大家可以下载东方赛马APPiOS版)阅读更多赛马资讯:



长按二维码下载APP



【注】

马匹、马主、练马师、骑师的中文名字旁边出现 表示香港赛马会没有翻译,或是笔者自己翻译的。

 

 

以上。

 

花和尚

更多赛马相关文章请关注微信公众号【东方赛马】,或扫描下方二维码进行关注。谢谢。